設為首頁 | 收藏網站 關注我們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尋找下一個阿里巴巴:科創板受理企業全景大掃描
發布時間: 2019-07-18    點擊量: 667

信息來源:億歐

2019年盛夏,中國資本市場各方正翹首以盼一件大事的發生——科創板開閘。

在科創板開閘前夜,《財經》記者對已受理的148家(包含終止企業)科創板企業進行了全方位掃描。

各工作崗位將被AI取代的概率

選擇崗位,查看結果

建筑及工程藝術、設計、娛樂房屋地面清潔及維護商業及金融運營社區和社會服務計算機及計量建造和開采教育、培訓和圖書館食品及相關服務醫師和技師護理安裝、維護及維修法律生活、生理及社會科學管理行政支持及辦公個人護理及相關服務制造安防服務銷售及相關物流                    制圖員和攝影師                        電子學家                        建筑造價師                        計算機硬件工程師                        石油工程師                        采礦和地質工程師(包含安全)                        電氣工程師                        核能工程師                        景觀設計師                        生物醫學工程師                        土木工程師                        建筑師                        航空航天工程師                        化學工程師                        機械工程師                                    

制圖員和攝影師

87.9%

《財經》記者統計發現,申報企業幾乎被新一代信息技術等五大領域涵蓋,北京、上海等經濟發達地區,成為科創板“黃埔軍校”。研發投入大,讓科創板的整體含金量高于主板。但受理企業2018年凈利潤中位數低于創業板同期數據,也顯示出科創板的賺錢能力稍顯不足。

據《財經》記者統計,科創板申報企業總融資規模預計將超千億元,平均每家募資金額遠超創業板。從選擇標準來看,預計市值最低的“標準一”成為超八成公司首選。選擇標準過度集中,被解讀為未能體現出科創板上市標準多元化的特征。

雖然監管層多次強調“要對科創板多一些包容”。但隨著申報企業的不斷增多,質疑也隨之而來。特別是之前市場熱盼的一些明星獨角獸缺席,讓科創板備受詬病。

“目前約70%申報企業從其他板塊改道而來。由于這些企業登陸資本市場的準備工作已經較為充分,因此申報速度較快,但這些企業未必是具備較高科技含量的‘獨角獸’企業,這是目前申報公司中缺乏科技獨角獸的主要原因之一。”太平洋證券股轉業務總經理王晨光告訴《財經》記者。

王晨光認為,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中國很多企業目前仍處于“爬坡過坎、跟跑和并跑”階段,領跑階段特別是突破關鍵核心技術的企業相對較少。

科創板英文命名“star market”,凝聚了國家級戰略性期待,蘊含著群星閃耀的意境。未來,科創板能否培育出像阿里巴巴這樣的偶像+實力明星企業,是市場各方的共同期盼。

募資總額超千億元

雖然尚未正式開閘,但從目前每家擬募資金額來看,科創板吸金額度遠高于創業板。

Wind數據顯示,截止7月15日,148家科創板受理企業,擬募集資金總額為1348.89億元,每家公司首發平均募資9.11億元,遠超創業板764家公司IPO每家平均募資5.22億元。

科創板受理公司中,擬募資10億元及以上的公司有38家,占比25.67%。此外,擬募資20億元以上有13家,擬募資在2億元-5億元公司共有49家。

而創業板公司IPO募資中,金額在10億元及以上的公司為72家,占比僅為9.42%。

從科創板募集資金投向來看,生物科技、軟件、機械、電器設備、半導體產品與半導體設備五大產業吸金均擬超百億元,合計金額690.49億元,占目前科創板擬募資總額比例51.19%。其中,半導體產品與半導體設備擬募資207.16億元,高居榜首。

《財經》記者統計發現,半導體產品與半導體設備中募集在10億元及以上的公司有9家,占募資10億元以上公司比例高達23.68%。

主營業務為光伏組件的天合光能,擬募集資金30億元。其中,5.25億元用于銅川光伏發電技術領跑基地宜君縣天興250MWp光伏發電項目;6.51億元用于晶硅、太陽能電池和光伏組件技改及擴建項目;4.37億元用于研發及信息中心升級建設項目;13.87億元補充流動資金。

2016年-2019年一季度,扣非后凈利潤一直處于虧損的硅產業,目前已完成第二輪問詢。公司擬募資25億元,其中17.5億元用于集成電路制造用300mm硅片技術研發與產業二期項目,7.5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生物科技行業中,擬募資超過10億元的公司分別為華熙生物、科前生物、昊海生科。

華熙生物是以透明質酸微生物發酵生產技術為核心的高新技術企業,公司2016年-2018年營業收入分別為7.33億元、8.18億元、12.63億元。公司擬募資總額31.54億元,分別用于華熙生物研發中心提升改造項目、華熙天津透明質酸鈉及相關項目、華熙生物生命健康產業園項目。

5家通訊設備公司中,有兩家公司募資超過10億元。以功能手機和智能手機為主產品的傳音控股,此次募資30.11億元,其中10.59億元用于傳音智匯園手機制造基地項目,其余資金分別用于手機生產基地(重慶)項目、移動互聯網系統平臺建設項目等5個項目,及補充流動資金。

目前,擬募集資金最少的公司暫為新數網絡。

主營業務為程序化平臺投放業務的新數網絡,2016年-2018年營業收入分別為2.68億元、2.67億元、2.33億元。公司擬募集2.51億元,用于智能大數據廣告投放分析系統建設項目。

從實際控制人屬性來看,實控人為個人的科創板申請公司募資808億元,位居首位。國資背景(包括地方政府、地方國資、國資委、中央機關、央企)公司募資總額為179.44億元緊隨其后。

標準選擇偏謹慎

據統計,超八成科創板申請公司,選擇市值最低的“標準一”,顯得較為謹慎。

主營業務為云計算和人工智能領域提供以芯片為基礎的解決方案的瀾起科技,選擇“標準一”上市。即,“預計市值不低于10億元,最近兩年凈利潤均為正且累計凈利潤不低于人民幣5000萬元,或者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10億元,最近一年凈利潤為正且營業收入不低于人民幣1億元。”

2017年-2018年,瀾起科技營業收入分別為12.27億元、17.58億元,凈利潤分別為3.47億元、7.37億元。

Wind數據顯示,擬陸錄科創板采用上市標準一的公司有127家,占比85.81%。

在中泰證券保薦代表人張玉林看來,大多數企業選擇標準一,主要基于多方面原因:第一,若科創板企業發行詢價后達不到當初申報的市值標準,則發行失敗。標準一市值標準是不低于10億元,對于科創板企業而言更容易滿足,選擇標準一更為穩健;第二,標準一更加接近IPO要求,首批申報企業有相當一部分是擬IPO企業,與標準一的要求天然契合。

值得注意的是,滿足第二、三、四套上市標準的企業也分別超過22家、51家和52家,但僅有少數企業選擇了這三套上市標準,許多企業在滿足多套標準的情況下仍選用了第一套。

新時代證券表示,由于科創板存在詢價過程中預計市值未達到門檻而發行終止的情形,因此企業與保薦機構出于謹慎性考慮,傾向于選擇市值要求最低的第一套標準。

一位投行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多數公司選擇標準一,除了確保發行順利外,第一套標準對財務要求較低,有利于公司提高發行價,具有較好的套利空間。

已經發行完成的華興源創每股發行價24.26元,發行后總股本為4億股,發行市盈率為41.08倍,按此計算,其市值高達97億元,遠超“預計市值不低于10億元”的標準。

興業證券金融分析師傅慧芳對《財經》記者表示,絕大多數企業選擇風險較低的標準一是出于求穩心理。隨著券商投行定價能力的提升,未來可以期待選擇其他上市標準的企業增多。

目前,科創板五套上市標準均有企業選擇,其中選擇標準四的有11家。

基于公司2018年度實現營業收入30.41億元,并結合報告期內的外部股權融資情況、可比A股上市公司二級市場估值情況,容百科技(688005.SH)選擇適用第四項上市標準,即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30億元,且最近一年營業收入不低于人民幣3億元。

按照容百科技發行4500萬股、擬募資16億元計算,則公司每股發行價為35.56元,其發行后總股本為4.43億股,如順利發行,則該公司市值約為157億元,亦遠超其選擇的“市值標準”。

已注冊生效的天準科技,選擇的上市標準為: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20億元,最近一年營業收入不低于人民幣3億元,且最近三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金額累計不低于1億元。

數據顯示,天準科技2018年營業收入為5.08億元,2016年-2018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金額累為1.65億元。

選擇特殊表決權上市標準二的目前有優刻得。根據規定,發行人具有表決權差異安排,擬適用“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50億元,且最近一年營業收入不低于人民幣5億元”的上市標準。

2019年3月17日,優刻得設置特別表決權股份,其中每份A類股份擁有的表決權數量為每B類股份擁有的表決權的5倍,每份A類股份的表決權數量相同。

公司總股本為3.64億元,其中A股0.98億股,B股2.66億股。憑借特別表決權,季昕華、莫顯峰、華琨雖然僅擁有公司13.9633%、6.4357%、6.4357%股份,但卻分別擁有33.67%、15.52%、15.52%的表決權,成為優刻得共同實際控制人。

而華潤微電子、九號智能則選擇紅籌股上市標準二。

華潤微電子是一家根據開曼群島法律設立的公司,其是《國務院辦公廳轉發證監會關于開展創新企業境內發行股票或存托憑證試點若干意見的通知》(國辦發〔2018〕21號)所規定的尚未在境外上市的紅籌企業,因此公司選擇“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50億元,且最近一年收入不低于5億元”的標準。

五行業占據主導

科創板,顧名思義,講究的是科技創新。根據科創板的定位,符合國家戰略、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的科技創新企業,會被優先推薦。主要包括六大領域,分別為新一代信息技術領域、高端裝備領域、新材料領域、新能源領域、節能環保領域、生物產業領域。

據《財經》記者統計,7月8日,隨著專注于氫燃料電池發動機系統研發及產業化的億華通的申報稿亮相,填補了此前科創板申報企業在新能源板塊的空白。上述六大產業集體申報科創板,幾乎囊括了所有公司。

其中,新一代信息技術領域63家,生物醫藥產業領域34家、高端裝備領域25家、新材料領域16家、節能環保領域6家。除此之外,還有兩家企業屬于其他領域。

上述領域中,以新一代信息技術領域的企業最多,約占當前科創板受理企業的半壁江山。這些企業涉及細分行業主要有電子核心產業、互聯網與云計算、大數據服務、新興軟件和新型信息技術服務、人工智能、下一代信息網絡產業等,均是涉及當前前沿科技的產業。

新一代信息技術領域排行中,新興軟件和新型信息技術服務、電子核心產業分別占據20家、22家,位居前兩位。

“科創板的創立,豐富了新一代信息技術行業的資本供給渠道,且科創板支持的六大類別企業第一類就是電子信息產業,科創板服務‘硬核科技’企業的市場定位也符合電子信息產業的特征,自然會引起眾多優質電子信息企業的關注,踴躍申報在常理之中。”中泰證券保薦代表人張玉林告訴《財經》記者。

電子核心產業中,和艦芯片已完成第三輪問詢,其主要從事12英寸及8英寸晶圓研發制造業務,產品主要應用于通訊、計算機、消費電子、汽車電子等領域。雖然扣非后凈利潤數據不理想,2018年甚至巨虧1.46億元,但在2017年在晶圓代工企業中排名第四,彰顯了該公司的行業地位。

“新一代信息技術領域占比較高的原因之一,是該行業包括電子、通信、計算機、互聯網等TMT行業,細分行業最多,主板TMT占比亦比較高。”華鑫證券研究員,電子行業權益組負責人徐鵬對《財經》記者表示,另一原因是該行業代表未來的發展方向,政策支持力度較大,企業成長較快。

興業證券金融分析師傅慧芳亦對《財經》記者表示,科創板專注于為技術創新而非模式創新的企業提供上市平臺。TMT仍是朝陽行業,未來發展空間大,技術迭代快,是其占比較高的主要原因。

高端裝備領域中,已進入提交注冊程序的世紀空間,是一家面向中國及全球客戶的自主遙感衛星運控及地球空間信息大數據服務商,主要產品為衛星遙感大數據產品、空間信息綜合應用服務。2016年-2018年,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2.87億元、4.63億元、6.04億元。

由于主業受國家政策支持及高新技術企業屬性,世紀空間獲得的政府補助和享受的稅收金額較大。同期,公司所獲得的政府補助金額分別為1785.83萬元、2494.95萬元和2214.06萬元,占利潤總額的比例分別為187.44%、84.58%和 60.36%。

一位前投行高管亦對《財經》記者表示,上述六大行業屬于國家政策支持行業,更容易獲得資金青睞,加之行業內獨創性、技術性較強特性,技術創相對容易出成果。

區域分布來看,科創板申報公司集中在經濟發展地區特征較為明顯。北京、江蘇等地,成為申報企業主要輸出地。

Wind數據統計顯示,科創板申報公司分布在19個省(區、市)。其中,北京以29家高居榜首,上海、江蘇、廣東、浙江分別以25家、24家、21家、14家緊隨其后。其余省(區、市),除了山東省占據6個名額外,其余均在5家以下。而位居西部、北部的甘肅、寧夏等暫無企業申報。

在徐鵬看來,上述科創板申報企業數量較多的地方,都屬于經濟較發達地區,教育資源眾多、人口持續流入、人才儲備豐富是這些地方的共性,已形成的產業集群效應、創業環境較好因素,疊加PE、VC對企業的支持力度相對較大,讓上述區域涌現了較多的科技創新公司。

如承擔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成果轉化承載區的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現有企業2.2萬家,包括90家世界500強企業投資的130個項目,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近千家,形成了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醫藥與大健康、高端汽車與新能源汽車、智能裝備與機器人四大主導產業。

科技含量高于主板

科創板推出之初,就把科技含量放在了首位,這一指標也是投資者關注的重點之一。

“科技含金量,不僅僅要看是否屬于相關行業分類,還要看主營業務結構、企業在行業中的地位,以及研發投入的比例,研發人員的情況等等。”東北證券研究總監付立春認為。

就科創板企業而言,研發投入較大是其共性。

根據Wind數據統計,2016年-2018年,科創板企業的研發投入占各自營業收入比例的平均值為12.91%、11.43%和10.74%(剔除部分虧損企業的影響),2018年內研發投入占比超過20%的企業有17家。

其中以微芯生物研發投入占比最高,該比例高達55.85%。這意味著,微芯生物將一半以上的營業收入投入到了研發中。微芯生物是一家自主研發新分子實體藥物的創新型生物醫藥企業。金山辦公位列第二,其研發占比為37.85%。

上述研發支出比例遠高于主板和創業板,甚至高于納斯達克去年的水平。根據中原證券統計,2018年創業板和主板研發支出總額分別是689億元和 5127 億元,研發支出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是5%和1.3%。納斯達克去年底研發支出占比則為7%。

不過,隨著科創板申報企業的增加,亦出現不少研發占比較低的企業,引發市場質疑。

Wind數據統計顯示,2018年度,研發支出總額占營業收入比例低于5%的科創板公司有33家,低于3%的有3家,占比2%,分別為九號智能、華特股份、木瓜移動(IPO已終止)。

其中,已終止科創板上市審核的木瓜移動暫以0.71%位居榜尾。2016年-2018年,木瓜移動研發費用分別為2790.32萬元、2730.61萬元、3052.43萬元,占收入比例的比重分別為4.94%、1.2%、0.71%。同期,同行業公司Criteo(NASDAQ:CRTO)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6.87%、7.57%、7.79%。

木瓜移動表示,公司研發費用占比偏低,是由于公司收入飛速增長與盈利結構變化所致。2017年-2018年,公司營業收入增長率分別為303.51%、89.89%。

該數據引起交易所問詢,要求公司披露研發投入成果轉化情況,及在研發投入占比持續、大幅下滑的情況下,公司如何有效保持技術創新和技術先進性,是否能滿足公司的發展需求。

木瓜移動回復稱,保持既有的研發方式和節奏即可以保證技術持續更新和技術先進性,也足以滿足公司發展需求。

在民生證券看來,木瓜移動研發費用逐年減少,可能說明公司的壁壘不高,但公司人均產出高于同行業,按公司目前的商業模式而言,增加客戶資源及擴大研發投入是構建壁壘的要素之一。

傅慧芳認為,符合國家戰略要求的七大領域對公司研發投入、細分領域技術地位也有比較高的要求,這與科創板的定位相符,也讓科創板的含金量較高。

中原證券分析稱,從納斯達克經驗來看,研發費用與營收規模相關度達八成以上,研發支出越多的公司營業收入越高,或者營收越高用于研發的資金越充裕,兩者也會產生正循環。

徐鵬對《財經》記者表示,主板并不對科技創新作出特別的規定,只要符合一定的標準就可申報,例如貴州茅臺雖然盈利能力很強,但其研發費用率較低,并不屬于科創板推薦的行業,這也是科創板含金量相對較高的原因之一。

盡管市場各方緊盯“研發投入”這一指標,將其作為檢驗科創成色的“試金石”,但也有企業家不敢茍同:“研發投入并非越多越好,應有所權衡。”他直言,做研發相當于“搏一把”,大規模投入未必就能轉化成收入和利潤,風險很高,“若非大型企業,此項指標能夠達到5%-6%,已經相當不錯了。”

賺錢能力參差不齊

雖然含金量相對較高,但科創板公司的賺錢能力略顯不足,在目前上交所受理的148家科創板企業中,有4家企業處于虧損狀態。

以科創板第一股華興源創為例,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8年報告期內,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5.12億元、13.9億元、10.05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80億元、2.1億元和2.43億元,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72億元、2.96億元、2.37億元。業務毛利率分別為58.90%、45.03%及55.38%,處于相對較高水平。

該公司主要從事平板顯示和集成電路檢測,其主要客戶包括蘋果、三星、LG、夏普、京東方等。

盡管營收規模在百家科創板中處于前列,但是2018年營業增速和扣非后的凈利潤均有所下滑。與2017年相比,該公司2018年營業收入、凈利潤、扣非后凈利潤同比分別增長-26.63%、16.03%、-19.93%,業績增速下滑明顯。

華興源創在招股書中解釋稱,業績波動主要受到下游客戶對產品需求的周期性波動影響。

與其相比,其創業板上的競爭對手精測電子的業績則較華興源創穩定,2016年-2018年,精測電子營業收入分別為5.24億元、8.95億元和13.9億元,同比增速分別為25.5%、70.81%、55.24%。

從整體來看,目前科創板賺錢能力與創業板尚存在一些差距。

《財經》記者根據wind數據統計,在148家科創板受理企業中,僅有32家企業2018年的營業收入超過10億元,占比不足四分之一,逾半數企業2018年的營收不足5億元。

這些企業中有3家“巨無霸”公司,如央企中國通號。2018年,中國通號實現營業收入400.13億元,歸母凈利潤為34.09億元,是科創板中凈利潤和營收最高的公司,另外兩家營收超百億元的公司為天合光能和傳音控股。

為了避免上述巨無霸公司對平均值構成的影響,可以選取中位數分析科創板公司的業績。

148家科創板受理企業2018年營業收入和凈利潤中位數分別為4.32億元和7234萬元,其中,有4家被受理企業處于虧損狀態(以凈利潤計算)。同期,創業板2018年營業收入和凈利潤中位數分別為8.8億元和7548萬元。

上述4家虧損企業為九號智能、百奧泰、澤璟制藥、上海拓璞。其中尤以九號智能虧損額度最大,2016年-2018年,該公司分別虧損1.58億元、6.27億元、17.99億元,三年虧損額呈陡增之勢。

九號智能成立于2014年,主要生產電動平衡車、電動滑板車等產品。公司與小米集團和米家品牌存在深度協作,小米集團是其主要客戶。

報告期內,公司與小米集團發生的關聯銷售交易金額分別為6.43億元、10.19億元、24.34億元,分別占公司當期營業收入的55.75%、73.76%及57.31%,存在單一客戶依賴風險。

目前這家企業已經中止審核,是科創板中唯一一家中止審核的企業,對于背后的理由,上交所稱,2019年4月上旬,九號智能將投資者持有的優先股轉為普通股。根據科創板股票上市審核問答相關要求,需增加一期審計(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申請中止審核以完成加審工作,并更新申報材料。

其余三家虧損企業中,澤璟制藥是一家專注于腫瘤等多個治療領域的創新驅動型新藥研發企業;上海拓璞則主要為航空航天領域企業提供智能制造裝備和工藝解決方案;百奧泰是一家以創新藥和生物類似藥研發為核心的創新型生物制藥企業。

傅慧芳認為,對于科創板上市公司自身來說,技術創新是其上市的主要關注指標,而非盈利能力。

不過,從毛利率水平來看,科創板受理公司毛利率水平與創業板大致相當。若以板塊內中位數計算,則科創板公司毛利率水平甚至顯著高于創業板。

科創板公司最近三年毛利率相對平穩,根據Wind數據統計,科創板148家公司2016年-2018年毛利率中位數均在46%以上,毛利率水平較高且保持相對穩定。而創業板同期毛利率分別為32%、30.9%和29.6%,呈現逐步下滑趨勢。

對于科創板中出現的賺錢能力參差不齊、部分企業尚未盈利或盈利不足的現象,中原證券分析稱,由于科創企業的商業模式難找到變現方式,或高額漫長的研發支出等前期投入導致收入無法覆蓋成本,不一定有盈利,企業價值主要來源于對未來的盈利預期。

質疑伴隨而來

雖然監管層多次強調,對“科創板多一些包容”,但隨著申報企業的不斷增多,質疑也隨之而來。

“沒有明星獨角獸公司”是目前市場對受理科創板公司最大的失望所在。一位投行人士對《財經》記者感嘆,目前科創板公司整體感覺比較平淡,沒有此前期盼的“驚艷”企業,如被譽為AI行業“四小龍”的商湯科技、曠視科技、云從科技、依圖科技等“獨角獸”并未出現。

此前呼聲很高的新能源汽車領域,如小鵬汽車、威馬汽車等也未“現身”。有投行人士分析,可能跟近期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退坡,以及技術發展的不確定性有關。

對于上述現象,徐鵬表示,這或許與相關明星公司由于發展階段等原因,尚未做好登陸科創板準備有關。“目前部分細分行業中知名公司尚處于股改階段,雖然有的標的估值高達幾百億元,但尚不具備登陸科創板的條件。”

已經四輪融資額超過35億元的云從科技,估值高達230億元人民幣。商湯科技在拿到軟銀中國的10億美元融資時,其估值亦被抬升至60億美元。

“此外,目前約70%申報企業從其他板塊改道而來。由于這些企業登陸資本市場的準備工作已經較為充分,因此申報速度較快,但這些企業未必是具備較高科技含量的‘獨角獸’企業,這是目前申報公司中缺乏科技獨角獸的主要原因之一。”王晨光告訴《財經》記者。

據統計,約70家申報企業在科創板宣布設立之前已向當地證監局備案輔導,20多家企業來自新三板,近10家企業曾謀劃海外上市,20多家企業最近三年有過IPO被否、撤回IPO申報材料、借殼失敗的情況。

王晨光認為,中國很多企業目前仍處于“爬坡過坎、跟跑和并跑”階段,領跑階段特別是突破關鍵核心技術的企業相對較少。

此外,隨著科創板受理公司的增多,已有公司的信息披露真實性受到質疑。

科創板上市第一股華興源創即是。雖然其在招股書中屢次提到“半導體”“集成電路”“芯片”等相關內容,但從收入構成來看,近三年公司98%的收入仍來自平板顯示行業,集成電路收入占比僅為0.2%。因此有自媒體撰文稱華興源創“涉嫌嚴重欺騙”,引得上交所在一天內兩度發聲。

對此,華興源創回應稱個別自媒體在未充分閱讀公司披露信息的情況下,通過斷章取義的方式大肆發布不實言論,“公司電池管理系統芯片檢測設備已經獲得國際知名消費電子企業認證,且已與多家客戶簽訂訂單,總金額超過3億元,相關檢測設備已陸續交付。”

與此同時,也有媒體報道稱正在問詢階段的安翰科技涉嫌過度包裝、欺詐發行,立刻引發市場熱議。

報道顯示,安翰科技報告期內連續三年銷售額占比80%左右的核心客戶美年集團,披露開展膠囊胃鏡檢查項目的門店數量及膠囊使用量,比實地調查暗訪得到的真實情況夸大了100%-300%,涉及到對應的銷售額超過2億元。

報道稱,安翰涉嫌利用未披露關聯方來分擔公司產品推廣宣傳的成本費用,甚至可能存在通過股東代持來虛構交易等問題。

安翰科技發文澄清,否認了與第一大客戶美年集團的關聯關系,并表示報道中將膠囊內鏡、膠囊胃鏡混為一談,所述數據嚴重不實等。

面對發行人與媒體之間的交鋒,上交所在第一時間發布《關于科創板媒體監督的問答》,強調“歡迎社會監督、但不歡迎不實言論”,針對報道中提及的問題,上交所表示,在第一時間對相關文章組織了研判,也已經在發行上市審核問詢過程中予以問詢。

“科創板對中國資本市場來說是一個全新的試點。在摸索過程中難免會出現各種聲音,無論科創板后期會如何變化,其實都需要多給予一些包容,令其在市場化中不斷自我完善。”一位專家總結道。


關閉
辽宁快乐12走势一定牛